這部片子快上映時我就開始期待了,從小都有在看武俠小說,那時的夢想自己是個行俠仗義的俠客,想像裏的世界都能滿足我自己那對現實社會不滿的遺憾,徐克的作品又與李安、張藝謀等人的完全不一樣,不同導演所呈現出的風格都顯現出多元性,也讓我們能夠選擇與比較,李安樸實、張藝謀華麗、徐克豪邁,我對徐克的武俠作品印象最深刻的是之前的那部重拍張徹「獨臂刀」的「刀」,那時我個人覺得是武俠電影的大革命,雖然票房不靈,我認為是觀眾體驗功力不夠而非他之過,畢竟電影屬於藝術的範疇之一,如果不是純粹娛樂片的話,那看電影有時就像你在讀一部文學作品一樣,裏頭藏著導演的用心,每回徐克有新作,都讓我期待,他的瀟灑狂放,表現在他作品裏,刻印在我心裏。


  好久以前的那部「蝶變」,我的印象已模糊,但在華語電影史上,那濃濃古意,超越了當時只重拳腳和功夫模樣的傳統武俠電影,改寫香港影史的新浪潮作品,「新蜀山劍俠」,我就看了好多次了,徐克在這部片中引進好萊塢科技,創新武俠電影的美術與視效,該片中人物造型也是前所未見。在「笑傲江湖」裏黃霑極度豪情,加上「滄海一聲笑」這首歌的加持,從此我心裏就認定徐克是位豪邁大俠。他在「新龍門客棧」裏那風雷動、劍弩揚的場面調度,只是任何電影作品都還是能夠找到問題點所在,然而我認為電影即然是以娛樂為主,那身為觀眾的我們還是盡情享受那聲光帶給我們的感動吧!或許是格局太大,企圖太大,千頭萬緒難以終場,大概是他作品裏很難逃避的責難,而我只看到氣勢萬千。


  還沒有講到七劍裏的相關想法,這部是從一部叫作「七劍下天山」的小說改篇,對映我上面所講的,徐克就是徐克,片中一開始就是天下禁武令所引起的武林浩劫,那風火連城的部將們,每個人臉上的造形就引起我注意,如同蜀山劍俠裏的造形般華麗,而武莊裏的人們打扮又顯得樸實,然而從天山帶下來的七把劍又是那樣的神秘,武打動作又有著「刀」裏的那樣草莽實在,或許從李安的臥虎藏龍開始,用每個演員的原音配音,這部片子也是承現南腔北調般,表現出中國地大物博氣勢,西北天山的人與北方人,或是貴州人,有時是金素妍用朝鮮語,電影裏的各種因素都是能勾引出觀影者內心裏的一點點共鳴,小說是小說,而將小說轉變成電影時,要考慮的就與小說裏的完全不一樣,將無窮盡的想像化為具體的電影,聲音與影像各種細節都得注意,像「齊瓦哥醫生」這電影將西伯利亞孤獨疾行的火車,用無邊的白雪加上一輪明月,對映出主角內心,要如何從影音裏轉化成感動,不像小說是從文字誘發想像。


  我來說說楊采妮,她在七劍裏是天瀑劍,代表的是平衡,你可以從其兵器的特色看出,雖然在這集她沒有很多的武打場面,但已為下一集題出了一些引子,但還是提一下好了,在片中飾演自信心不夠的俠女武元英,她騎著驢子吹著笛子,在溪中遇到壞人追殺傅青主,但其吹奏的笛聲旋律沒能讓人陶醉,在劇中她的戲不能討人喜歡,掌握不住她的人格特質,然而黎明所演的青干劍告訴她,天瀑劍是一把需要足夠自信才能舞動的劍,忽長忽短的雙頭劍,讓她幾乎傷了自己,我相信徐克應有更好的安排,期待下一集天瀑劍會有更多的表現。


  七劍片中寫實中卻還是傳達了武俠精神,充滿哲學意涵,沒有直接的英雄式崇拜,以劍為主題,用劍的七個人卻完美的與劍結合,每把劍都有不同的設計,所以使用招式各異,雖然片長二個半小時,我看起來卻不覺得累,節奏有快有慢,從取景的要求,看得出用心,我覺得真好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hung 的頭像
peterhung

成功在握的peter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