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對這個機關有所期待吧!會不會是期待過高吧!近來發現怎麼同事的耐壓度超級低的,每遇到一些沒有做過的事,最常做的事就是說不會不知道不懂,是別人的事,先推給別人再說,不會也不想學才是讓人生氣的起點,然而說到要升遷當長官,怎麼都會了,後來我才發現,原來當長官只要出出嘴,更容易把事推給別人,因為考績權掌握在他們手中,他說的話你敢不去做,就把你的考績打乙,絕大部分的人都有榮譽感,也認為考績獎金不無小補,何必跟這些沒有用的垃圾計較呢?變成下面的越磨越強,而上位者越來越弱,加上官官相護的職場風氣,他的長官也這麼認為,只要有人做就好,管你誰去做,所以我發現真正的高手,幾乎都很早就在規劃退休,很少撐到六十五的,幾年前在討論的公務員考丙的淘汰制度,其實在制度上我是贊成的,但我對於打考績的人沒有信心,一個比你爛還要懶,程度差的人,來督導你,考核你,誰會服氣呢?我認為這是升遷制度的問題,也是一個人對於處理事物的心理素質差有關,是一種錯誤的觀念,以為當長官就是會較輕鬆,因為你心中認為他不是辦事員課員了,但這些長官級的卻連辦事員的事都做不好IMG_20180104_084556_HDR.jpg

 

  為何呢?這要說起一個機關的業務及文化,因為我們的業務非常複雜,牽涉到的範圍很廣,在這兒討生活的人非常多,職位分得很細,有些職務像是守門員而已,只要流流汗耗時間就可以,但有些卻要燒腦並承受責任超大,你想想若你是個正常人會選什麼位子來做呢?沒有錯,女生們都佔了固定單純的工作,男人們大都選擇輪班還是簡單機械式性質的,最好不用做判斷,只要依常例做事,有什麼文件到齊後就准,少了什麼文件就不准,從不去思考為什麼要有這文件,還是有其他可以取代的書面可以來讓我們做出正確的判斷,考試進來就是要篩選出腦袋比別人還要好的人來做事,結果會考試不會做事的情形依然普遍,我們的工作不像一般行政機關一樣,一輩子所做的工作性質,幾不會差距太大,可是我們的工作性質卻會有很大的不同,變成每到一個新單位都要學習,可是要成為一個可以管理別人的工作,站在高點上,就要能通才,結果我發現絕大部分的人都以過去沒有做過類似的工作而怕去決斷,下屬推說不會,上頭也說不懂,結果操死勇於任事的下屬,這世界上再怎麼爛,還是有些會做事的人,這些人做得多,自然就會有多做多錯的狀況,什麼都不做的人,自然從不犯錯,你的疏失別人總是放大看待,不做事的人一點兒好事就是無比功勞,所以我認為這一切還是人為,因為你的上司怎麼升上去的,這個機關就會存在著用這種方式來處事的文化IMG_20180104_084613_HDR.jpg

  制度裏就是只要升官考試還是以高等考試進來的,不用再努力去做事,總有一天等到你當長官,去做什麼責任重的位子,像我們做驗貨估價的是笨蛋囉,沒有錯,因為不做驗估還能升官,誰去做啊!乾脆就去帶狗做儀檢還是一輩子窩在加工區好了,最厲害就去稽查單位混,混久了就累積了年資,做了二三十年別人問你業務時,好像菜鳥一樣完全不懂,這是因為你夠老,更沒有人願意叫你做事,所以這基層主管的上級中階主管跳過基層主管直接找最基層做事,造成最基層的能幹者那有時間去讀書考試,沒事做的人可以利用時間去讀書,升上去後什麼都不懂,就是出嘴,當然下頭的努力都變成這些人的功勞,當他們變成中階主管後,照樣認為基層好用,變成當主管的都不行,都怕事,都不敢決斷,都在推事,坐享其成,坐領高薪,整個機關沒有人有熱情,變成都在混,這種只求考試做門檻的制度,有問題,沒有鼓勵到真正把所有業務都搞清楚的人,變成真正懂的人,整天看起來輕輕鬆鬆,不懂的人耐壓力差,哇哇叫個不停,好像很忙很辛苦,你猜也是沒有用的長官會認為誰有在做事呢?

  我常說布衣卿相的情形,只有在時局動亂之下才會出現,在承平之時,只要跟對人,擺爛收割稻尾,出張嘴說自己功勞就可以了,不然就是學歷高就好像會做事了,讀書好不代表耐壓性高,幾塊錢的標案都怕,那像鴻海這種企業,高級主管還是老闆,幾億的決策不是你會讀書就可以,還要有敢做敢為的個性,為什麼有人願意幫你做事,除了你比較強之外,還要有種弟兄的情誼,就是爽為你做啦,所以我喜歡一個有耐性,不怕操個性的人,自己雖然什麼職位都做過,但我要教人還要我認為這個人有值得我帶領的價值,反正我屬於每天都輕鬆的人,也不想為這機關付出什麼心力,說不上混,但我會把自己的工作做好的,只要沒有什麼求升官,日子可好過得很,我也認為在機關裏,連長官都不見得比我強,想管我,多學學去,好像憑經驗依常例才會做,其他的都不會,不要以為長官混是理所當然的,下屬瞧不起你的,也許下屬也可以打長官考績時,上頭就不敢作威作福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hung 的頭像
peterhung

成功在握的peter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塗鴉
  • 在下學校裡, 學生有時可以對教授打成績,
    好的嚴的教授時常待不住, 要有像洪兄這樣的學生,
    制度才會生效.
  • 嚴格與否,得看這個上級有沒有本事,能否給人得到些什麼,機關裏也是,我不怕嚴格的主管,怕的是這個主管是個草包,不會沒關係,但得做決策啊!佔著茅坑不拉屎,就只想佔著而已,這就讓我很瞧不起,過去我讀書時,被當數次,自己沒讀書是自己的錯,從不怪教授,但現在好像是這種教授不受歡迎,其實我在工作上,還真喜歡有人挑戰我,但得真本事,能讓我服氣,我聽你的。

    peterhung 於 2018/07/16 00:55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