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參加過校隊的,雖然那是的自己一段成長經歷,對未來很多事都懵懵懂懂,自己想要什麼也不明白,還在探索自己人生的未來要怎麼前進的階段,這是父親要求我們要練功夫,他的起心動念,造成了我的家庭裏的改變,一個家庭裏,最怕的是父母親都不管子女,怎麼教都可以,但得教導出正確的態度,至少帶領著去做,幫忙家裏的事業也好,去端盤子也好,就是不能任其亂來,常回想起當年,雖然我一直有被逼去練柔道的感覺,但現在總是回憶那一段時光,對父親那股熱血,也讓我不知不覺也熱血起來了,人生很多事可以去做,就怕浪費時間,虛度光陰IMG_20190421_100737_HDR.jpg

 

  我一直覺得我是個熱血的人,很多朋友也這麼認為,但不是每件事都能做得非常優秀,我的優秀是出人頭地這回事,能在一個行業裏成為翹楚,不只努力,常要有天份的,大部分的人是庸庸碌碌,連想做什麼都不知道,也不去想去探索,成天怨天尤人,怪自己運氣不好,怪別人不幫忙你成功,從來不會想到自己為何會這個樣子,所以建立觀念很重要,然而最後怎麼想還是要靠自己,說起我從國小開始就練的柔道,其實開始時是因為潮州的民眾服務社有跆拳道的開班,練了一個月吧!就停了,但在心中建立了學功夫的想法,那個時代裏,中國大陸還是鐵幕未開放的時代,我記得大陸要開放,是我在學校時,老師放了一部叫河殤的紀錄片開始,那時鄧小平應南巡了吧!我對時代的順序不是很清楚,但這部河殤是開革開放的開始,也讓我開始認識到中國大陸的樣子,其實我真正想要練的是中國功夫啦,但因為政府沒有刻意推廣,想要練也沒有地方練,宋江陣之類的功夫淪為花招太多,太極拳是養生性質重於實戰,能打架性質的國術沒地方練,真可惜,但我到淡水去讀書時,有國術社,當然我直到畢業都是國術社的常客,柔道社雖我不是社長,但我做為一個資深學長來教,是有這個資格的IMG_20190421_100750_HDR.jpgIMG_20190421_100805_HDR.jpgIMG_20190421_101025_HDR.jpg

  練柔道是我年輕時,練得最兇的運動,因為是校隊,有教練指導,當然把目標訂在比賽奪牌上頭,當然也拿了幾個獎牌,現在這些牌子放到那兒去了,我大概也找不到了吧!有些東西對自己是種象徵,但絕對不是實力,有些人去買了些證明,但確拿不出實力,有些人不必要去讀一流大學,但其學識內涵或者是氣度,絕對不會差,如同我跟小朋友說了,你做了什麼,自己最知道,證明是給自己增光的,也是用來給別人看的,但有沒有爬過玉山,是不是憑自己的毅力跑馬拉松,學校教的東西,到底學通了沒,只有自己最知道,不要因為別人逼自己去做,要自己逼自己去做,因為自己願意去做的,你不會抱怨,你會把自己在過程之中所受的苦完全吞下去IMG_20190421_101436_HDR.jpgIMG_20190421_101445_HDR.jpgIMG_20190421_101646_HDR.jpg

  因為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的柔道賽場地在前鎮國中排球館,女兒跟我說,我當然燃起了一定要去的想法,這個運動在我國中國小時,佔了我生活之中一定的地位,那時還可以保送警官學校的時代,我老爸說我還算會讀書,當年警察的社會地位不高,人們總是認為這工作是找老百姓麻煩,警專學校總是招不到優秀的學生,那像現在警察這工作,年輕人搶著去做,我雖然在柔道運動有一定的成果,但我還是走大學聯考的路線,當然國二後就沒有在柔道再下功夫,當時要面對高中聯考,我雖不是最優秀的學生,但我還是把目標放在雄中,第二目標才是屏中,之後就到了淡水後才再度穿起柔道服,所以看這些年輕人在柔道賽場上的拼勁,也讓我回憶過往的一切IMG_20190421_101858_HDR.jpgIMG_20190421_101726_HDR.jpgIMG_20190421_101900_HDR.jpg

  我不是個外行人,看比賽也知道,現在的賽場規定及樣式跟我當年完全不同了,當時我們是從側邊進場,現在從後方進場,而當年方塊場邊有一個紅色緩衝區,那是用來因被壓制而逃離用的區塊,現在沒有這個區塊,判斷沒有效果這個,只剩有效半勝一勝,當然壓制及勒緊還有,過去要整個背著地才判一勝,現在背部對角或兩肩著地就算,所以為了求勝,選手的練習及比賽對策也會變化的,加上因為西方人體形力道,現在也有強力柔道的趨勢,就是要練力更勝於技,心想假如我柔道在基隆時沒有受傷而放棄,現在會不會也是當裁判呢?很多事情之所以會到現在成為自己,當年也想不到的,但柔道這運動,我還真的在心中留下一定的地位,現在我應還能有一定的能耐上場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hung 的頭像
peterhung

成功在握的peter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