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還不到深夜時,但在沒有太多燈光的夜裏散步,聽說在國外是不容易的,因為治安很差,在黑暗之處是會被搶劫的,很慶幸在台灣的治安能讓我們可以自在地在黑暗裏走著而無需掛念著自己的安全,也許我們很習慣種生活習慣,起因於我們的社會價值,雖說不理想,但還是能有一定的標準以上,大家生活再怎麼不好,還是不會以犯罪為手段去為自己打算,畢竟對法律的尊守還是有一定程度的,所以我常在說,以電影來說,歐美有常會有以搶銀行還是逃獄的故事,在東亞地方不會以這種話題來做為社會主流故事的20180525 (55).jpg20180525 (56).jpg

 

  從小就知道在黑暗裏走路,不會怕有什麼壞人會出現,有幾次聽說有搶匪逃逸,晚上大家都緊閉門窗,還記得父母親都要深夜到東港去買魚回來,他也很怕在夜裏遇到有人攔車,他從來不停的,當年一來路燈昏暗,再來沒有什麼人會在深夜裏在外遊盪的,在深夜的路旁遇到人,基本上之都不會太過信任的,再來就是純樸的鄉下,總有繪影繪聲的鬼故事,所以在屏東的童年,晚上也不敢亂出門的,因為怕鬼啦,但我這個人好奇心勝過恐懼感的,總想在黑暗處找到某些真相似的,不會以害怕為先,倒認為在黑暗之中,有股燭光還是手電筒的亮光,好像是世界變得浪漫,這股浪漫感讓我在暗處不會怕,長大些後,認為人的恐懼感來自於自己內心,而不是外在,自此不會再對所謂的鬼而感到害怕,反而能自在地在黑暗之中行走,總想著到底是鬼怕我,還是我怕它,第一次夜遊是在淡水時,幾個住在宿舍的同學去邀女生們出來夜遊,過去還聽說社團辦夜遊,學長還有扮鬼嚇人的,但我認為又不一個人,有什麼好怕的呢?假如我一個人在黑暗之中走著,也許還會怕,這時的我還年輕,隨著自己年紀增長,當兵時也都在黑暗的野外睡,身上有刺刀還有槍,軍隊又是團體行動,什麼都不怕,還有幾次站在外圍的阿兵哥說見到怪異現象,我這下士班長馬上過去想看個究竟,但什麼都沒有,用手電筒到處照,連個鬼影子都沒有,我認為在野外大都是野生動物活動引起人心的恐慌而已,有武器在手,有什麼好怕的呢?我長大後總是相信,世間沒有鬼,只有心魔這個道理,你不做虧心事,沒有對不起別人,有什麼好怕的呢?所以我可以在深夜裏,帶著兒子在山中行走,只憑著月光及頭燈,野生動物會在你還沒有靠近前就因為你的聲響而避開,所以人大都是自己嚇自己的,一股正義之氣在心中,你是個勇者,不會因為黑暗而退縮。20180525 (57).jpg20180525 (58).jpg20180525 (59).jpg

  這晚喝了幾杯金門高粱酒,連走路都有些飄浮,原本想再出門去跑步的計畫,就打消了,夜跑也是種享受,但得注意交通安全,散步對我這種酒鬼來說,較適合啦,出門在外一直在房裏不是我期待的,難得出門,就得看看這地方的白天及夜晚,只想窩在房裏,還不如留在家裏就好,每個方都會因為晨昏而不同景色,晚上的日月潭湖面好安靜,遠遠還能看到幾個夜釣的人,還好我不喜歡釣魚,不然我也會加入這些人的行列之中啊!說起我這愛喝酒的習性,也不知怎麼養成的,但我是有品味的愛酒者,不會喝到睡在路旁,酒駕之類的事,頂多用走路的回家而已,用走的不犯法吧,順便解解酒,在微弱的燈光之下,還能分辨路怎麼走,慢慢地走,只是少了像當年在淡水時同學們的歡笑,少了當兵時只聽腳步聲的急行,沒有在高山上陪伴的月亮,只有遠處伊達紹聚落的燈光,及內心裏一點點的孤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hung 的頭像
peterhung

成功在握的peter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