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蛋是日本流行的東西,大抵又是可愛力量大這種觀念,行銷手法各式各樣,只要能找到時代脈動,或是一點兒能吸引人的理由,就努力並大量地這種商品發揮出來,如同現在很多廟宇都做可愛型的公仔神明,雖然能吸引人去買,但在我心中,還是少了神明應有的威嚴感,所以我分得很清楚的,什麼地方放那種款式的神明很重要的,我在辦公室放的就是可愛版的,但在家裏,我放的觀音菩薩就是一副慈眉善目,家沒有放關公像,關老爺子還是要有威嚴才是,但以市場來說,用可愛行銷真的無往不利,至少到目前為止還能有利潤,看新聞報導,日本很多地方像是機場還是車站處所,都會擺放很多扭蛋機,讓人們在等待無事可做之時,逛逛這些機台,也許可以找到自己喜歡的事物,像是我就喜歡飛機還是貓咪,產品做得好,我的口袋裏錢就掏出來了IMG_20181128_103508_HDR.jpg

 

  還記得小朋友小時候,去青年書店都時,我都會看看要上二樓圖書區的樓梯轉角處看掛在那兒的玩具,有些小型槍枝及漂亮的冷兵器,我都站在那兒看了又看,但還是沒有買,在心中認為喜歡歸喜歡,還不到買下來的地步,但扭蛋機裏的東西,設計得真的比較好,像飛機的型樣各式各樣,說真的,所有飛機裏,我最喜歡二次大戰時的,一戰的雙翼型的,飛得太慢,空戰不夠刺激,現代式的噴射引擎讓飛機飛得快,但空戰的範圍就很廣,而且用眼力不容易抓到飛機行踨,但二戰的飛機算是快,可以看得到,飛行員眼力可以看到對方,空戰時駕駛者很有臨場感,去投扭蛋機時,我心中想的是英國的噴火式的,也許是美國的野馬式的,但還是扭到日本的零式機,也許是內容物品以日本品為主,日本當然賣他們的零式機囉,我超愛模型,年輕時去玩具店都會去看模型區,把零件一個個裝上去,花了好多時間,專注在組合一件事上,讓我有療癒感,當時我還很喜歡坦克車,這種鋼鐵移動堡壘,在路上走很雄壯,當兵時在湖口演習時,裝步合作時,我們步兵跑在戰車後方,對戰車的震撼感,記憶猶新,但我在扭蛋機還沒有找到有戰車模型的機台,也許我沒有發現,每次有扭蛋機大量放置的地方,也是我消磨時間的地方IMG_20181214_213820_HDR.jpg

  而可愛貓咪模型,當然也是我的弱點,畢竟我也是養貓的人啊!我知道養狗的人也應會為狗狗講話,人各有喜好吧!你喜歡這件事物,不代表別人會跟你一樣,所以社會上才會有各種不同的產品,即使類型相同的,也要在顏色花樣來做些修飾,像這件我扭到的貓咪躺著洗臉,我原本希望是橘貓那一款,因為我家有橘貓啦,但我扭到白色貓,心中自然有些遺憾,但我不會再花錢去扭,不然家裏放太多小東西,白貓也好啦,零式機也好啦,放在書桌前,看著看著,也裏就跟著飛機上天空,或是想像著跟小貓咪玩耍,把腦袋放輕鬆,也是療癒小物的好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hung 的頭像
peterhung

成功在握的peter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