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會變成一個愛文具的人呢?在過去,我每看到別人擁有好的鋼筆總覺得可以寫就好,還挑什麼筆啦,後來我段時間為了學篆刻而去學篆書,為何學篆書呢?因為我寫字不好看啦,篆書基本上是線條的美感,楷書得要有粗細按捺等筆法,從小時候就沒有把字寫好,還好篆書像是在畫圖一般,用一般的筆慢慢描,也可以在金石閒章之小小格局裏,改變成自己喜歡的圖案,只要不離字體原意,當時看同學裏很多都寫字寫得好,還用毛筆寫篆書,真是厲害,那時我還沒有想要重新練學寫字的,只是同學們說在台南有一家美術書法社在賣一種小楷,說有多好寫,要大家一同去買來,我也入團購買了二支,其實原本我也有一支較差的小楷,也用來描繪篆體字,用來寫楷書,還是算了吧!更不用說像蘭亭序這種超凡的行書,想都不敢想。IMG_20180428_135516_HDR.jpg

 

  起始是我的一個想法,當年我考會計時,只要推理正確,專技人員的考試不太要求字要漂亮的,可是公務人員的考試,字體寫得好不好看有差別的,這是曾聽一個在做公職考試評分的教授說過,我一直記在心裏頭,說公務員的試卷若字寫得難看,擠成一堆,他可連看都不想看的,尤其是內部升官考及要寫長篇申論式的,教授們可沒有什麼耐性看沒有提題重點的答案,公職考試又不是在做學問,只要能把答案寫出來,不需要有獨特想法及創新意見的,所以字寫得好看總是分數會較高,你的答案再好,教授沒有心情看下去,分數不會高的,所以在過去的人們老觀念裏,都認為公務員字都較漂亮,在科舉時代更是如此,你怎麼可能寫上級都看不懂的奏章呢?

  不知怎麼的,前些年在網路上流行硬筆書法,心想我能力應付工作是綽綽有餘,有些時間不要浪費在放空的狀態,動個筆來寫些唐詩宋詞的也好,當然不可能在辦公室磨墨寫毛筆,用原子筆寫在影印紙後面的空白處最好,也買了些硬筆書法練習的書來學習,更甚的是也拿了古人的小楷來練習一下,沒有特別想學那住名家的字體特色,只想把我那歪扭的字體變得好看些而已,沒有想到這麼一練就是一年多,把唐詩三百首及宋詞選都寫了三四遍,字體雖然還不到優美,但到了連自己都覺得好看的地步,我的標準不高,還不敢賣弄筆墨文字,但真的好看多了,這麼一來,我也會出毛筆來試看看,當年買的那二支小楷也拿出來練習,但看筆這種軟筆,手勁要輕柔才能有靈氣存在,我們從小都拿硬筆寫慣了,總是習慣用手勁,我發現我之前就是用力寫,寫才不好看。

  用軟筆的勁來寫硬筆,再用篆書的空間佈局填出格調,慢慢地試著直橫轉勾的粗細,只是幾十年來都習慣不對的方式寫字,怎麼可能一兩年就完全改變過來呢?試著寫行書就可以知道,我的手勁還是太強,行書更需要柔勁,要讓手腕變軟就得花很多時間了,古人手腕肘騰空寫字,真是強啊!硬筆跟軟筆真的是不同的工具,但硬筆可以寫出軟筆的美,我在網路上看到不少,原子筆還真的可以在力道上控制出水,寫出漂亮字體,我買了鋼筆來試寫,也買了原子筆或中性筆來寫,有人介紹說那種筆好寫,我還真的去買來試看看,女兒也會告訴我她喜歡那種筆,像我這種節省的人,不可能去買那萬寶龍的鋼筆來寫字,買幾百塊的鋼筆都讓我像是擁有高尚文具似的快樂感,基本上我以原子筆為主,一支在十元以下,可以寫得好字,其實不必非得多麼貴的東西,如同有些練劍道的人,總想要買把名家製作的刀,然而倚天劍屠龍刀碰不到對手的武器還是身體都沒有用處,重點在於你的功力。

  一支竹子都可以以強過拿名劍名刀的人,好的工具只是在增色用的,而不是必要的,在跑場上有些人不求快,但求帥的想法,那是廠商要你多買名貴鞋或是配件用的,我看跑場上很多高手都隨便穿,穿得名牌跑衣跑褲的大都是中下等級的跑者,能力強最重要,外在的東西是第一眼的感覺,不然時間一久,被發覺能力不足可是很丟臉的喔。沒有錯,我現在會去文具店看筆,當然都看中價位以下的,心想等到我變有錢後,還是寫字寫得美到不行時,再來買支高貴的筆,心中的價值觀是能力最重要,至少字得寫得上得了枱面啦。

  照片上這款筆,很便宜的,我買是一支八元,有些地方賣七元而已,Zebra Piccolo算是好寫的,有些人寫慣了秘書牌原子筆,我對秘書牌的很不好的印象是很會漏水,在高中時都把漏出來的墨水擦在書包背帶上,很久沒有用秘書牌的了,不知這漏水的問題改善了沒,但我新買的這斑馬這牌的,找了很多家文具店,好不容易在某家文具店的小角落找到幾支,買了五支來試寫看看,還算好寫,我喜歡滑順及出水適當的原子筆,原子筆真的是書寫革命,不要小看那顆小小筆頭的圓珠,那可是科技產物,中國大陸雖已把太空船射向太空,但才在近年能完美做出這圓珠,原子筆算是書寫工具變便宜的主因,但現在電腦手機到處都是,少人用手寫字了,實是可惜,我現在變成一個愛用手寫字的人,也是沒有想到,字從醜到美,也花了不少時間,希望有一天可以用毛筆寫一篇文章,也許寫些毛筆字來送人,也是種樂趣,又多了一項興趣了,真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hung 的頭像
peterhung

成功在握的peter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