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逆轉,現在大陸與以前不同了,過去的種種都成為記憶了,這個一九九七是我一生中的大事,也就是民國八十六年,我記得當時我回到高雄,離開了熟悉的台北,那時還沒有到七月一日的香港回歸,我還記得在我們機關每年三月時的調動前收到人令而回南部,這是我很大的改變,本來以為這一輩子會在台北或者是基隆生活下去了,但事情總是會出人意料之外,沒有什麼事能完全被你自己所掌握,我的基隆室友也是在這一年有了人生的改變,他先我而娶老婆,而我卻過了三年後而二千年才有所不同,香港在一九九七回歸,從大清帝國南京條約割讓香港,再租借九龍,整個世界改變,經歷了兩次的世界大戰,中國也進入了民初的動亂到內亂分裂成現在的海峽兩岸,這個世界的改變,從來都不會如你我的預測般,好像歷史這洪流,就這麼地推著我們一步一步走。下面的連結,朋友們可以聽一聽,用開闊的心胸去體會這個世界的廣大。


  當時總是以為對自己的未來規劃是先成家,存錢買房子,活力充沛的我,總是有好多好多的想像,想像著美好,每個女孩子都是機會,每個地方都可能是我長久停留的地方,對於當時沒有預警的突然回南部,完全沒有辦法適應,因為我原本的想法不是這樣子,我有千萬個理由不願意回到高雄來,離開了習慣的環境,改變了所有的規劃,沒有新的朋友,沒有新的窩,心理那無形的壓力,讓我每天都想讓自己疲累,因為找不到一個定點,還有一點很大的不一樣是,習慣了北部生活,南部人對人對事的作為,我很不習慣,這裏太多的虛假。


  當我開始喜歡基隆時,突然離開對我的衝擊,到現在的夢裏都還不願相信我就這麼改變了,我喜歡離開遠遠地,最好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去開創一個屬於自己的天空,我從去過金門後,我到現在都還有一個衝動把全家都搬到那兒去住,去開始另一個不同的人生,不是我唱衰台灣,在一九九七時我就看出,台灣這個地方可能沒有辦法再創新的契機,而一九九八年,我一個人獨自去對岸闖盪,改變了我對那兒的看法,以前國民黨政府告訴我們的樣子,全是假的,一個新興的國家,只是那兒的政府還是共黨執政而已,對一個由英國統治很久的香港,一下子要接受共產黨的統治,人心一定有很多的猶豫與矛盾,沒有想到,一下子已過了十年了。


  好友在他的部落格裏放著當時大陸歌手艾敬的歌,我的一九九七,我連結到YOUtube去聽,勾引出我個人的情感,一個內心找不到定著的時光,「1997快些到吧!我就可以去香港」,在一個找不到出口的時候,總是想什麼時候可以找到停泊點,也許我的時候到了,在這個十年之間,我的家與人都改變了,我也改變了,一個家也成立了,但我那想創造的想像還是存在,我不甘心平凡的日子,十年前的想法與現在又有所不一樣了,那時的改變,以後還能再度改變嗎?人隨著年齡增長,也增加了越來越多的不捨,這些的牽掛拉住了四肢,但拉不住那也裏的夢。


  我去過香港,沒有發現那兒有多大的變化,我想現在多了大陸人的觀光人潮,那年那月突然兩岸通航,東方明珠的光環將消逝,我們都將作古,留下的是什麼呢?這個世界其實沒有這麼可怕,可怕的是那走不出去的心,猶豫害怕改變,不確定未來的方向,到底日子要怎麼去走,我在想我是不是要再改變一下,這股衝動深藏在心裏,那天要再將它找出來,像流出大海的小河,看到的不是沿岸河景,而是廣大的世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hung 的頭像
peterhung

成功在握的peter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