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社會為了虛榮感,造成的混亂還不夠嗎?每次看百貨公司有什麼特價或是活動,都會有些混亂而有人感到不公平,是店家安排動線有問題嗎,也許這排隊人潮是另類的台灣之光,若不是真的對商品有期待,不然長久的排隊真的令人討厭,還那些插隊者,難道學校沒有告訴你們要排隊嗎?自為了自私,插隊時有沒有想過那些正常去排隊的人到底怎麼想呢?我就曾經遇過這樣的例子,被我以言語修理一頓,還好因為我體格不錯,這些人還真的不敢對我怎麼樣,被我講了一頓後,還很生氣地不以為然地不認為他是不對的。


  我們的社會非常亂而無秩序,問題來自上位者喜歡以特權來炫耀自己的身分與眾不同,我常常在人龍裏排隊,為了買票或者是換禮品,我在想沒有人敢在我前面插隊,但插到很前面去時,我卻無法管得到,守法者變成吃虧者,這個社會有誰願意守法呢?


  對這個社會感到失望,每天不是為了選舉就是為了特權,光講些什麼打高空的話有什麼意義呢?這個社會啊,為什麼你不生氣呢?幾年前有所謂的微風廣場環保袋事件,那個袋子設計的確簡單大方,材質卻無甚特殊之處,只是由帆布袋加上麻繩提帶組成,加個品牌就令人瘋狂,我在想瘋狂的是人心,也是這個社會,去排隊的人不是為了環保,而是為了品牌虛榮,說真的,現在那些袋子有多少人還拿出來炫耀呢?可知原來物品只是人心虛榮的表徵而已。


  我認為不談虛榮好了,來談品德水準好了,我也認為業者常在特價時的排隊動線有問題,民眾的公民道德水準也仍然沒有顯著提升,拿個自認為有高貴格的名牌環保袋而插隊,還有上個月在高雄阪急百貨為了買名牌包包而跪在店家門口的那位有錢人家女兒,想這個人的水準能好到那兒去嗎?我們沒有資格去批評大陸人的生活習慣差,台灣人啊!你還能稱自己是個高尚國民,這種台台灣之光真是笑死人了,低落的人民水準,若想真正擁有品牌的高尚者,那就在態度上就應該更謙卑。


  我自己是騎機車做為交通工具的,台北已很久沒有在那兒騎機車了,我就說高雄吧,有多少人是停在等待線後的,每個人都越停越前面,警察也不管,闖紅燈的人一大堆,前天才見到一個闖紅燈而被撞的人,我到現在還在自責我沒有足夠的道德勇氣去指認開車的沒有錯,而是那騎機車的太隨便了,這個社會的制序不是你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年輕人如此,成年人也是,就只會喊我是台灣人,沒想身為台灣人要怎麼做才能被人看得起。


  來台灣喊一下台灣國萬歲,馬上就回日本去做她認為偉大的日本人,這些人為我們這地方做了什麼呢?完全沒有,卻能在政治利益上分一杯羹,歐美國家行車,或者行事,都遵守禮讓排隊等規矩,相互禮讓而有禮貌,用什麼名牌包包,要用那種東西,也要有那種身分,只不過是個用得起名牌貨的暴發戶罷了,帶著這個包包上街,更顯失格。


  眾多的失望,讓我對這個地方逐漸喪失認同,產生了想一起了之的衝動,也許社會到了需要革命的地步了,社會革命在西歐的歷史裏,經歷過數次而有了今日的光景,你我沒有真正的覺悟,自認為自己是個高尚的人,光只有高尚的穿著,我的眼裏,如同衣冠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hung 的頭像
peterhung

成功在握的peter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