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一張老照片,這是我從基隆回高雄前的事了,當時香港還未回歸,是民國八十五年時的事,我在海關第一個職務是在基隆東十碼頭,人生的事總讓你想像不到,每次我都跟別人說,我很早就對這兒有熟悉感,因為我在基隆當兵駐地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在祥豐街那兒,當時是基隆旅的旅部,剛開始時我是小兵時,站衛兵時在深夜就對基隆港整夜燈火通明的天空,深刻在心中印下,後來在去了去楊梅基地訓練及湖口踢正步從景美再回來基隆駐地,我已是個下士班長,人生之事一件一件地在我身上發生,一件件地解決,認命還是隨之飄盪我也不知道,反正當時的我,覺得我不可能在這兒生活的,很多事總讓人想像不到的IMG_20180616_102105.jpg

 

   退伍那天晚上從基隆離開,在基隆車站那兒,看著基隆港就在想著,我應不會再回來了吧!沒有錯,有些地方你完全沒有緣可以去到那兒,因為沒有任何去的理由,有些地方你這輩子只去過一次,但有些地方你不得不說,跟你真有緣,在回到家裏三年後,我再度回到基隆,而且回到離祥豐街最近的東十碼頭,那個明亮天空處,我在那兒工作,而且知道在碼頭夜裏突然間的超大聲響是橋式起重機把船艙蓋吊起放在碼頭地方發出的聲音,這種想法去年我在嘉明湖那兒要上向陽山時,跟兒子講過這句話,說你今天不上向陽山,在這兒放棄了,你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度上來,如同大霸尖山我一別二十年,人生之事在當下能做就去做,猶豫不決或是放棄,你永遠都會留著遺撼的,所以除非對身體安危有風險,不然只是自己的意志力不足而已,一定要堅持,沒有想到今年又有人邀我上嘉明湖了,人生之事,就是如此,你不知道明天會如何,所以我們要不氣餒,不逃避

  再度回到基隆,我在想我應是我同期裏的人裏,對基隆最不會感到陌生的人吧!我這個人總是充滿了活力,對任何事都好奇,所以在工作上的事,我都會很認真地去學習,發現很多人以為的邊境管制工作壓力大責任重,但我卻覺得有什麼人可以來做這種很少人可以接觸到的工作性質,在碼頭可以執行公權力的身分讓我覺得跟我在南部幫母親賣魚及在工廠的性質完全不同,一個地方的風土人情,都會有其不同的社會地位,在碼頭工作輪三班,當時大部分的工作都在我們控制之下,不像現在都交給了業者自主辦理,整晚工作放行貨櫃車,檢查貨櫃封條有沒有固封,三個人做一個班次,一個打單一個在管制站放行一個人休息,整個夜晚輪流交換,有時船整夜卸櫃,有時完全沒有船停靠,這是運氣,當年的工作氣氛跟現在不同,沒有工作時我們會在碼頭跟理貨員喝酒,有時船上船員會拿些啤酒下來同樂,當時沒有手機的時代,也沒有數位相機,相對的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單純多了

  輪到管制站,在碼頭進出口這兒,不論白天晚上,你不會覺得孤單,因為有一隻狗在這貨櫃屋陪著你,對她沒有什麼感覺,只是一個陪伴而已,碼頭的狗都是母的,當然小黃也是,很奇怪的,也許她在這兒待得夠久,每個碼頭的人都知道她是我們海關養的,有一次捕狗隊的人來碼頭把她抓走了,我們同事還去環保局把她領回來,常把她放到海水裏去游泳,可以幫她除蚤,她長皮膚病時,同事還去獸醫那兒買不知是什麼針來幫她打,皮膚病很快就好了,輪班來來去去,她也不怕沒有東西吃,工人司機理貨員船公司的人及我們都會餵她,她在這兒環境雖然不好,但她卻生活得不錯,我不知道她何時來到這兒定居下來的,但我知道她是在我眼前過逝的,當天我是白天班,我記得在出口管制站貨櫃屋那兒,我看著她躺在貨櫃屋底角落不停地全身抖著,突然間就不動了,我把她放在布袋裏,隔天我再來上晚上班時,聽我同事說白天班的同事把她帶到海門天險下的一處埋起來了

  雖然跟她相處不是很長的時間,但我忘不了這段事,有時緣淺有時緣深,你不能知道與誰到底有多少相處時間,你會不會再度來到這兒,也許身邊這個人將來會再度相聚,有些人路上面對面擦身而過,這一路走過來所有的事,很多的人,幾都忘了,但有些是忘不掉的,回想起來,有這麼一件事,我們的記憶又會因為時空而不見得完全與過去相同,但在我的記憶裏,不曾空白過,心裏頭總想著去做些事情,下一步沒有想過,但夢想一直存在著,我養過的狗貓也有不少,都能讓我記得他們,雖然短時會忘了,但這些事都刻在心裏,當某時把門打開,我會再度看到當時的情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hung 的頭像
peterhung

成功在握的peter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