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照片剛好在下坡時被照到的,我大部分跑坡的路跑活動都連滾帶爬,而且落馬也都在山路及太熱這兩種情況之下,結果這回山路加上太熱,不只沒有落馬,而且也感覺到自在,原本預想可怕的情景,早在腦袋裏演練不知多少次,但沒有一次是好的,只是苦很多與苦較多的差多,對我來說都是苦,既然都在苦中,就在苦海裏游泳吧!苦吃多了,就不覺得苦,反而會有甘的味道出現,這是經驗之談,真的20190403_636899121115615827_PB.jpg

 

  其實路線起起伏伏才是真正的越野跑,一直在平坦路上跑,似乎太無趣,人麼事都是人生,因為只要我們一出生,就是人生,管你過什麼樣的生活,都是你的人生,走什麼路,爬什麼山,也許你挑選休息之處都是,我也是平凡人,當然怕吃苦囉,可是怕歸怕,還是得做啊!什麼都不做,風平浪靜,不會有過程裏的回憶,必須要有風雨,有坡度及溪谷,身處在被保護的環境,沒有什麼可以談論的豐功偉業,只有經歷過別人沒有經歷過的,你才有吹噓的本事,有些人有講不完的故事,這些人應都不是沉迷在網路遊戲世界,而是活力流沛,總有用不完精力的人,想做的事很多,但只是想法及做夢,那永遠不可能實現的,即使是媽祖還是關公,叫你出來做,你也得真的去做才是,那一步得跨出去,很多朋友都會問我到底你在跑這麼長距離的長跑時,到底有些什麼感覺呢?我只知道過程時很想放棄,但在心中一直在堅持,不停地在心中交戰,正義與邪惡互打,但當時腳步沒有停,結果時間經過了,距離越來越少,莫名其妙就完成了,所以說我們在努力之時,不必去想會不會成功,只要去做,摔倒再爬起來,這就是我一直在說的,個性成就一切20190403_636899121273721902_PB.jpg

  大概是我總是想著去做很多事吧!但不要以為我很順利,真實的狀況是屢戰屢敗,難過時,在夜裏睡不著,誰說現在的笑容都是天生的,強忍歡笑才過著生活,我最喜歡用運動及看電影來化解壓力,我知道我老婆大人喜歡用美食,找到自己的一套方法,不會妨礙別人都可以去做,但我很反對用酗酒來忘卻痛苦悲傷,最好的方法就是上述我講的,忍一忍,時間過了,你就完成了,年輕時一定要多受苦,多愛考驗,人的世界是人之所為,制度亦是人為,所有一切不可能脫離人群,但人有情緒,有喜怒哀樂,會犯錯,也可以在人際裏找到歸屬,總是告訴朋友家人,一定要走進人群裏,不要置身社會之外,要積極參與

  人生,難免踩到狗屎,不必怕,就只是狗屎而已,也許踩到黃金,那人生真的不同了,全馬跑者畢竟較少,而且有固定那些人在跑,半馬的場子較多人報,但我這個人,就愛苦些,只是人家那種百公里的,我肌肉骨骼似乎出娘胎就不是吃體育這行飯的,只能盡最大能力去參與,我想最適距離,真的就在四十幾公里,當我在網路找到這兩張照片時,我剛從坡上下來,剛才是怎麼跑上去的,上上下下的,腦袋裏放空,專注在一件事上頭,煩惱都忘光光,管它挑戰的的是地形還是工作難事,你不怕,自然別人怕你,你不在乎,自然壓力會容易消洩,放下說來容易做來難,難做還是要試著去做,人會自尋煩惱,但也要有化解的方法,當然我也愛拜神明,讓自己知道冥冥之中,有主宰,你不是最大的,學習謙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hung 的頭像
peterhung

成功在握的peter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