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個人抽獎很沒有這個命,到現在為此,印象中裏沒有抽獎有中過,不管大獎小獎,樂觀些是我的命帶超大獎的運氣,而不是這些小獎,只是每次看別人在中獎上台領奬,總是羨慕不已,其實對我這種連小確幸都沒有的人,一點兒小小的獎項都能令我高興的,另一種講法是我這個人連壞的也抽不到,從小要被抽上臺解題或是發表意見,也抽不到我,所以我每每都跟家人說,我年輕那一段時間裏,總覺得自己像個隱形人,轉變的時間點在當兵時做了下士班長,人的能力不會因為你是否有學識而增加,領導的個性常是決定一個人或是這個團體未來的走向,如同班長帶領班兵作戰,不同的班長都會讓這一個作戰團隊有不一樣的結局,所以在挑人做事這是個很難的事,如同我母親說她在買魚貨時,眼光如何精準,關係著所賣貨物能否賺錢的因素,可是抽獎這回事,真的全憑運氣。IMG_20181010_201359.jpg

 

  草衙市場這兒開了一家新的全聯分店,現在類似過去小雜貨店的小店幾都被打垮,除非在非常偏僻的鄉下,幾都看不到小雜貨店了,整個商業形態的改變,也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像是24小時的便利商店興起,這一二十年之間,讓我們夜間有娛樂的地方可去,照明設備讓黑夜如同白日,沒有全然的日夜之分,大家變得晚睡,生活多彩多姿,當然也是失去了單純,變得人際關係複雜,金錢交易為重,人情為輕,似乎在網路上隨便發表意見變得容易,但要在人群面前談自己的想法依然不敢,是故複雜的文字不再討喜,聳動的標題立竿見影,人們變得沒有耐心,對任何事都喜新厭舊,所以賣場架上推陳出新,顧客無所適從,新產品這麼多,但最後能受到青睞的,似乎還是那幾樣踏實的事物而已。這家新的全聯,推出了摸彩,有平面電視機喔,我家大人必然受到誘惑,去搞了一張摸彩券,規則是摸出獎時人要在場,當然是我要去做在場證明喔。IMG_20181010_201353.jpg

  我喜歡前鎮這種地名,如同左營一樣,一個地名一定要有能講得出的歷史,像是三民這種地區名,沒有歷史的深度,而我住的草衙,也可以說得出這地名怎麼而來的理由,地名不要亂改,留著先民的遺跡,讓我們可以知道祖先們怎麼胼手胝足而有我們現在的生活,我住的地方離前鎮高中國中很近,而草衙這地方,也就是我說的舊草衙市場這兒,與我生活圈那兒被高速公路隔開,讓我覺得好像分成兩個不同的地區似的,而前鎮也是,舊前鎮街那兒靠近高雄加工區,有些人以為瑞隆路那兒較熱鬧,以為那兒才是前鎮,其實先民最早是在夢時代後方這個地方圍籬居住的,瑞隆路那兒又叫籬子內,因為籬子外就是平埔族的地盤,可想鄭成功的士兵們會住在靠海還是靠山呢?不然紅毛港那兒怎麼一大堆姓洪的呢?我說過我們姓洪的,大都跟著鄭成功來的,大都住在海邊靠海為生,所以澎湖及小金門也是洪姓的大宗,我的老祖宗不是當海盜就是亂黨,也有做丐幫幫主洪七公的喔,不論祖先們做過什麼,靠什麼為生,有他們才有我們,他們有他們時代的苦樂,我們也有我們要面對的生活,因為我們也會是未來子孫們的祖先喔。

  銜命到舊草衙市場這兒來做現場觀眾,雖然心中認為中獎低,但手中有彩券心中有著無限希望,每次買了彩券都會想到國父孫中山講的扁擔與彩券故事,中了大獎把放有彩券的扁擔丟了,讓他不但不能脫離苦力的生活,連賴以維生的扁擔都丟棄了,假如我中了樂透後,我會不會把扁擔也丟了呢?有很多錢財後,你賴以為生的是什麼,不能忘了,也許生活會更好,但你得要安排新的事業是什麼,社會新聞裏不也很多中了大獎後,幾年的揮霍,後來變得一無所有,甚至比中獎以前還要更糟,所以常中獎的人是不是以為運氣不錯,守株待兔就可以了,但運氣能用多久呢?假如是我,會不會一時高興而將將有彩券的扁擔一起丟棄,我也不知道,但我很想知道我中獎後會不會做這事,希望命運之神給我這個機會考驗我自己,這次帶著希望而來,最後連一串衛生紙沒有抽中帶回去,也許我真的是需要有更大考驗的機會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hung 的頭像
peterhung

成功在握的peter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