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在工作裏的一切 (1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也許是對這個機關有所期待吧!會不會是期待過高吧!近來發現怎麼同事的耐壓度超級低的,每遇到一些沒有做過的事,最常做的事就是說不會不知道不懂,是別人的事,先推給別人再說,不會也不想學才是讓人生氣的起點,然而說到要升遷當長官,怎麼都會了,後來我才發現,原來當長官只要出出嘴,更容易把事推給別人,因為考績權掌握在他們手中,他說的話你敢不去做,就把你的考績打乙,絕大部分的人都有榮譽感,也認為考績獎金不無小補,何必跟這些沒有用的垃圾計較呢?變成下面的越磨越強,而上位者越來越弱,加上官官相護的職場風氣,他的長官也這麼認為,只要有人做就好,管你誰去做,所以我發現真正的高手,幾乎都很早就在規劃退休,很少撐到六十五的,幾年前在討論的公務員考丙的淘汰制度,其實在制度上我是贊成的,但我對於打考績的人沒有信心,一個比你爛還要懶,程度差的人,來督導你,考核你,誰會服氣呢?我認為這是升遷制度的問題,也是一個人對於處理事物的心理素質差有關,是一種錯誤的觀念,以為當長官就是會較輕鬆,因為你心中認為他不是辦事員課員了,但這些長官級的卻連辦事員的事都做不好IMG_20180104_084556_HDR.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發現一張老照片,這是我從基隆回高雄前的事了,當時香港還未回歸,是民國八十五年時的事,我在海關第一個職務是在基隆東十碼頭,人生的事總讓你想像不到,每次我都跟別人說,我很早就對這兒有熟悉感,因為我在基隆當兵駐地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在祥豐街那兒,當時是基隆旅的旅部,剛開始時我是小兵時,站衛兵時在深夜就對基隆港整夜燈火通明的天空,深刻在心中印下,後來在去了去楊梅基地訓練及湖口踢正步從景美再回來基隆駐地,我已是個下士班長,人生之事一件一件地在我身上發生,一件件地解決,認命還是隨之飄盪我也不知道,反正當時的我,覺得我不可能在這兒生活的,很多事總讓人想像不到的IMG_20180616_102105.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到沒有去過的地方,都是旅遊,不必一定要是名勝古蹟,幾年前我所做的工作性質是到處出差到業者那兒去拜訪的,很多同事不喜歡這種性質的工作,但我卻超喜歡的,因為公家出錢讓你四處跑,如同在私人企業裏跑業務的工作一樣,只要把工作做好,其他時間都是自己的,而且人是越常行動,不必長時間留在一處,可以增加自己視野,也是好處,即使公家機關之間的來往,我都願意去做,其實自己的機關也常跟其他單位來往,但以學生來參訪較多,有時還得像學校的老師一樣,為他們上一堂課,我知道對學生來說,我們所講的內容他們應是不懂的,但他們能到碼頭還是機場來,對於學生來說,也是體驗,所以不必要說能學到什麼東西,只要能改變,改變環境進而改變了自己的思維,你根本不會知道你未來會做些什麼事,但在改變之中,也許你能發現自己較喜歡做些什麼,這就是學校教育為何什麼都教你,希望在未來你能在所學裏找到一項你有興趣,想去專精的學問或是技能就夠了。20180525 (3).jpg20180525 (4).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碼頭幾年都沒有幫他們申報績優專責人員,有點兒對不起他們,這回我就幫跟我業務接觸最密切的船公司二個單位的二位申報,是管制站與關務銷艙二個部門107年度優良專責報關人員及績優自主管理專責人員頒獎表揚大會.jpg20180523專責人員頒獎 (1).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上星期去花市逛逛,買了幾株花,為了的是要把我的小花園重新整理一下,陽台上的石斛蘭種了超過三年以上了,近來發現都不開花了,還記得幾年前高雄登革熱流行時,我父親還在家裏二樓時,衛生局的人要進到房裏噴藥,我叫父親出來到外頭等候時,我們擡頭看向家裏頂樓時,陽台上石斛蘭開得旺盛,曾幾何時,父親也仙逝三年了,時光過得真快,一點兒都不停留,我也發現我多了白髮,生命不都是如此嗎?母親走了幾年,父親在我這兒過了幾年也走了,留下的只剩下記憶,我在這個碼頭也三年半了,一種習慣,變成了熟悉,有些人不愛變化,而我總是希望生活多變,其實我們的生活一直在變,最基本的,時間就在變,何況人事呢?不只人事有代謝,植物亦如此。IMG_20180212_083719_HDR.jpg

  又將是一年,幾天前才參加了船公司經理的退休宴遇到我去年退休的學長,回想去年也參加他退休宴而已,怎麼又一年了,我還記得我們在二聖路那兒的侯家吃的,我也喝很多,一路走凱旋路回家,今年在林森路的南北樓吃,我喝了一瓶威士忌,也一路走中山路回家,現在依稀還記得我好像不是用走的回家,而是漂浮著游回去的,一年又一年,不知道還有那位好朋友要退休,讓我大開酒禁,酒逢知己千杯少,這是我的性格,做人做事不只做好,而且在做人上頭要圓滿,人各有才能,有人會讀書,有人會縫衣服,有人會塗水泥,有人會做菜,這個世界是各式各樣人組合而成的,都有我尊敬之處,是故懷著謙虛的心待人是重要的,同事裏很多讀書讀得很好的,總是帶著股傲氣,但不耐壓不敢對外身先士卒,滿嘴的書本學理,就是幹不出事情,有幾個都被我修理,不要說階級,就說年紀,我都有資格教導他們,世界不你們想的這麼狹隘,人各有天空,得看你處在什麼環境,一生之中能做好一件事就足夠,而我常在想,我似乎沒有做好過一件,樂觀點是,我沒有造成別人的麻煩。IMG_20180212_083349_HDR.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船公司的小女生們,都有在買狗飼料餵養碼頭的流浪狗,說流浪也不算是流浪,牠們的家就是在碼頭,這麼大的區域,任他們遊蕩,只是沒有一個固定的遮風蔽雨的家而已,有幾隻是在碼頭出生長大的,有些是從碼頭外進來而被狗群接受的,人有小圈圈,狗狗也有狗團體,像我在的這個碼頭,就有分修櫃區、管制站區及船邊區這幾個,也許還有幾個更小的範圍吧,但我知道修櫃區那兒的狗群數量是最多的,不知道牠們的老大狗是什麼樣子,那兒工人多,光是中餐的剩飯應就足夠撐起這群狗了,管制站這兒車來人往的,司機最多了,但他們大都來去匆匆,少有停留,除非遇到管制站休息時間,讓他們等收櫃吊櫃時,才會在車子上吃飯,吃剩的都會餵狗狗,讓我想起我在基隆時,那時年輕第一次進碼頭工作,我們都會收集吃剩的來餵狗,經常進出的司機也都認識幾隻老狗,一回生二回熟嘛,人都這樣了,何況是人類最好的朋友,狗狗呢?1514361923590.jpg1514361928814.jpg

  不要說碼頭,當兵時,軍營常在郊外,大都很遍遠,即使在有較多人處,晚上也都管制燈火,所以夜裏總是暗暗的,阿兵哥也都會餵養流浪狗的,狗狗也都很忠心地,陪伴在門哨旁,在夜裏的任何聲響或是異狀,牠們總是比我們還要早警覺,想像阿兵哥旁總有隻狗的畫面,好像很正常,少了牠們這張圖就怪怪的。現在碼頭,這幾隻狗雖然我沒有在餵養,但也是見久了,對他們也熟,我也常去摸他們,有幾隻還真的長得漂亮,有幾隻很怕人,碼頭的保全人員說,在夜裏騎機車巡貨櫃堆置場,狗狗也都會跟去,讓人不會孤單,跑馬拉松的場合裏,也有人帶狗跑的,當然這是台灣的特色,像台北馬那種場子,是不能帶的,台灣辦的場,很多都是民間自己辦的,主辦單位也都對狗狗友善,有時還會為狗狗準備號碼牌,用正式的參賽者,可以享有吃補給品的權利。1514361956773.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住在城市裏,最討厭沒有綠地了,過去在家鄉,有一段時間鎮公所為了建設房屋及鋪馬路的方便,把在鎮裏的綠樹都砍了,以致於大部分的房子都是一出家門就直接面對馬路,鬧區裏頭可以說完全不見綠意,而且老百姓也認為有樹在門口就得掃樹葉,因為水泥柏油不能讓樹葉腐化,不掃不行,大家都嫌麻煩,甚至連陽台小盆栽都不種,十足的水泥森林,後來去到台北才發現,台北大一個好處是很多地方都設有人行道,不會有行人走在車道上的問題,而有人行道就多少會有路樹,或許是台北有公家單位在打掃樹葉吧!當然不是每條路都這樣子,但這也讓我知道,我們的生活空間,不需要這麼緊張,開門就是馬路,讓人心裏壓力增大不少,後來我去過北京,除了像西門町這種王府井大街的商業區,像秀水街這種老區塊,好棒的生活空間,老胡同區也是綠樹眾多,整個城市不會讓人有沙漠之感,我倒覺得台灣的政府官員在規劃空間的能力上不夠細緻,造成房子亂蓋,古蹟跟現代化建築並立,顯得雜亂無章,有些政府地都賣給建商蓋房子,沒有像紐約中央公園那種氣勢的民眾生活空間,現在到處空污問題嚴重,也許真的需要好好地綠化城市了。IMG_20171226_140022_HDR.jpgIMG_20171226_140136_HDR.jpg

  說到像沙漠的區域,沒有什麼地方比碼頭更像了,好大一片土地沒有綠樹,貨櫃集中區域更是像,冬天寒風無遮,夏天火爐炙熱,最接近有樹的地方是碼頭與區外隔離的高牆外鄰,相隔快一公里之遠,這麼遠的距離,能見到路邊努力在柏油裂縫缺口上擡頭的小草都屬不易,大貨櫃車來來去去的,不時有巨大的起重機具作業,怒吼怒吼的怪聲,加上微震的地面,不用說汽油煙味了,我在想除了人還有在這兒躲藏討生活的野狗外,沒有其他生物可以存活了,也許其他生物,應視碼頭這兒為荒漠,進到這兒會迷失方向而失去生命,或許有老鼠之類的陰溝活動,可以說沒有見過那種在樹叢林蔭與草堆那兒有的昆蟲了,在我印象之中,上回見到這生物是在十幾年前的基隆,但那是在小山丘上,在碼頭見到讓我驚訝。IMG_20171226_140125_HDR.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天氣的變化快速,讓人很難以反應,前天才有感熱度而已,昨天就溼答答的,晚上風大到把我的花盆吹落,窗戶非氣密式的,在風大時,響聲讓我難以成眠,責任感十足的我,有任何在家裏出現的異狀,都讓我在夜裏起身尋查,常在颱風夜裏整夜神經緊繃著,小時候那種天災地變都不干自己事的天真,現在不見了,每看有些人的神經大條,都認為這種人幸福,無憂無慮真好,雖然南台灣的夏天熱不過北部,我住過台北好多年,都認為台北夏天若沒有冷氣,過不了日子的,可是高雄的問題在於熱是悶熱,溼度高令人汗水不能揮發而難受,所以體感的冷熱,都得把溼度加上去,溼度高就像是住在水裏一樣,是蒸籠跟冰水裏的感覺,我們現在的生活形態,把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室內,不像舊時代的人以農田為業,每天都得腳踏土地,頭頂天空,能明顯知道時節變化的轉換過程,我們是不是忘了,自己還是身處於地球裏。IMG_20180108_155406_HDR.jpg

  所以環保政策,只要有利於地球的,我都支持,可是民意代表趨利而總以小利為先,幾個人為了生活條件的改變不適應,卻發表出大聲音,到最後犧牲多數人的權益去滿足幾個人的利益,人類常在做傻事,都看到眼前一寸之處而已,天氣的變化讓我們不得不改變生活方式,其實我從沒有感覺到日子好過,但要過好每一天,你就得要適應它,苦也一日,樂也一日,外在與內心的交雜,樂觀與悲觀的性格,引導你選擇人生去走那一條路,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有人自甘墮落去當遊民,有人百折不撓而越挫越勇,過慣苦的人會珍惜短暫的美好,習慣於樂的人不能忍受一點兒的痛,這是人生的價值觀,建立出你為何而為的價值,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呢?在碼頭沒有見到台大畢業的人在當老闆,知識重要,但絕不是一切,我教小孩時,很怕他們眼高手低,做什麼都好,把想出人頭地的態度拿出來。IMG_20180108_155410_HDR.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些公安的基本要求,都是常識,為何還是不停地犯錯呢?錯在制度嗎?不是,都是錯在人性,人性裏的一些惰性,常認為衰事不會在我身上,所以常有酒駕撞到人的事,不論是那個國家,不斷地發生,即使用嚴懲還是會發生,只是用嚴刑會變得較少而已,人性裏的一些問題,是演化以來留在人類身上的,沒有再幾萬年的時間,我認為用教育的方式,不可能很快地改善,所以人們在這世界上,還得承受因為人性的惡劣面所造成的災難。IMG_20171221_093057_HDR.jpg

  上個星期,碼頭的人來辦公室時,來時看到外面的倉庫那邊有濃煙,原本不以為意,碼頭的意外不斷,已習以為常了,如同走路看手機這種簡單大家都知道不能做的事,還是到處都有這種人,有什麼事急到這般,有什麼生意做到這麼大,晚上去跑步時,就遇到這種一面跑一面看手機的人,我很遠就準備要閃開了,很奇怪的,你往這邊時,他就偏向這邊,你往另一邊,他就像是追踪飛彈般好準,任何現今科學發明出來的導彈都沒這麼精準,這是人類下意識的表現嗎?如同明知地上有狗大便,明顯地呈現在地上,還是有人會踩上去,我就這麼地閃,他就這麼地跟,讓我躲都躲不掉,跟我互撞當然是對方不利囉,對方手機落地又摔倒,還被我罵不長眼,我一直在想一些事,這麼多常識的行為,怎麼還是不停地發生呢? IMG_20171221_093839_HDR.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說真的,我還真的喜歡到處晃,是個性所使然還是真的太無事可做,出差真的讓我興奮,也許歸因於在台北那幾年的時間吧,但我認為還是個性啦,台北那段時間裏,不可能假日都跑回家去的,一個月回屏東一次差不多,最勤快的是半個月一次,但還是有絕大部分的時間都自己過吧,晚上還是白天都好,尤其是輪班工作時,有時白天真的是漫長,當兵時在台北市練行軍,到處走而不用有目的地,也許從忠孝東路五段到台北車站,若坐公車才一下子而已,但我什麼都沒有,有的是時間跟健壯的身體,用走的不知走過這條路多少次,只要出門到外去,心情就好,這個自由自在的記憶,一直留在在身體裏吧!當年剛進機關時,老一輩的都說我這種個性,待在公職是浪費,當時的我認為他們講的不是真的吧,我好不容易進來,至少要做一段時間再來考慮要不要另尋出路吧,結果一做幾十年過去了,現在想離開也不太可能了吧!繼續做下去是最佳選擇。 IMG_20171208_073654_HDR.jpgIMG_20171208_073704_HDR.jpg

  難怪當年的前輩說,公職的制度會消磨掉一個人的鬥志,局限一個人的未來性,現在想,的確如此,只是我認為我鬥志還在,身體是被局限住了,但我的心依然有老驥伏櫔之嘆,沒有關係,人生本來就是很多的機運所致,除了努力之外,還要有很多的巧合,努力不見得會得到好報的,但不努力一定得不到好報,成功不必在我,但我至少要過好生活,所謂的好生活,那就是價值觀了,我認為經營好一個家,即使不能在物質上富裕,我就認為是好生活了,所以我從不會有一定要去日本跑馬拉松的想法,沒有說得要去瑞士看山看雪的必要,犧牲自己的娛樂,存些錢來讓家人好過些,變成我這種領固定薪水的生活方式,也許我的想法跟絕大部分的公職出身的同事不太一樣,常有格格不入之感,但我認為我過得蠻好的。 IMG_20171208_084953_HDR.jpgIMG_20171208_124850_HDR.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做些考核別人的事,像是做壞人似的,我可不是很喜歡的,但是上頭偏要我去做,加上單位裏,看一看,真的只有我可以而已,就答應了去出差了,其實也不是真的願意,重點是在於我是個活骨的人,喜歡到處去,不喜歡窩在一處太久,若說輕鬆,真的是留在辦公室是輕鬆的,可以說全部的事都在掌握之中,沒有難事,出門到處跑,一來要提早出發去坐高鐵,常回家時都已天黑,所以同事們都視出差為畏途,能輕鬆誰不要呢?但看到這回到去的地方是桃園機場,第二處所是中科園區,這下子讓我有興趣了,到處去看看不同的地方,認識不同的人,視野在我們見多之後,必然識廣,用電視螢幕畢竟與親眼所見的感受不同,若能親眼所見,我何不就去走走呢?而且這回是機關出錢讓我去的,常在想著,假如機關派我到日本還是美國去駐外,我會答應去的。 稽核榮儲 (1).jpg稽核榮儲 (2).jpg稽核榮儲 (3).jpg稽核榮儲 (4).jpg

  很久以前,到桃園機場,其實我很習慣說中正機場的,沒事改名幹嘛,美國不也是有甘迺迪機場嗎?什麼轉型正義要改很多地方的名字,我都認為沒事找事做,世間任何事任何人,都會有正反面評價的,都很看你從那個方向著眼,但很多人算計著自己的利益,用假象及謊言來令人心瘋狂,政治之可怕,在於權位之令人著迷,可以不擇手段去奪取,我想法不一定是對的,但是一個有想法的人,要為理想付出,不能有那種讓別人去付出而自己去收割利益的道理,可是現在大部分的人盡是出張嘴,驅使別人去犧牲而已,中正機場這個地方是十大建設的一項,當年剛成立時,我還記得我買過紀念郵票,機場這種地方,在那時我認為我怎麼可能會對那種地方熟悉,沒有想到,我真的對機場熟悉,因為我曾在機場工作過。 稽核榮儲 (5).jpg稽核榮儲 (6).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知是我真的用心,還是一般的同事都在敷衍了事,每次有事情時,碼頭業者都來問我,我都說這個不是我現在主管的業務,不是有負責的人嗎?他們大都說,負責的人說不懂,要他們來問我,當然在心中是很不爽的,領了一份薪水就應該做本分上應做的事,不能因為不懂就把上推諉出來呢?不懂要搞懂,不然永遠都不會,若有一朝做上了主管後,難道只會出嘴而不會指導嗎?對一些事物不懂沒有關係,去思考,去看法令怎麼寫,若沒有規定,還有常規或是實務做法如何,不然可以問看看其他碼頭的做法,最糟的情況是邀請所有人來開會,以集體會議的力量來解決,會議紀錄也可以做為處理依據的,我認為大部分的人,尤其是讀書人們,很少遇到壓力,一遇到壓力,他們會的就是想從書本上去找答案。1506768440297.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近來的我,我好像很忙似的,忙在體力內都算沒什麼,忙在心理上,那種掛心感,就是不得閒,一來要面對些內部的考試,再來機關很多案子,讓我特別忙,看新聞都知道,好多走私案被緝獲,是台灣原本的問題沒有被顯現出來,還是現今的社會變化,讓想走偏門的人變多了,其實在我們年輕人相邀做詐騙集團車手時,我們就該警覺這社會的人心,是不是轉向能快速致富就好,不用去辛苦努力,想的是如何能輕鬆賺錢,騙些社會上的弱勢,詐騙這回事,算是小奸小惡,但騙到的都是底層人們的辛苦錢,但為何這麼多人願意去做呢?因為容易啊!用玩樂的心態及輕鬆的方法,雖然不多的錢,但這些人用錢來得快,去得也快,要他們用時間,用承受壓力的方式來累積,他們可不會想要的,可是這世界上,從來沒有不勞而獲的道理,如何能過好生活,我們都在找方法,可是不能跟一些富裕的人比啊!人世間,本來就沒有絕對的公平,若真要絕對公平,那沒有人要努力了,共產主義不就是這樣子嗎?立意很好,但違反人性,可是政治的操作,總是用騙的來迷惑人,要你支持他們,就能有好生活,但為何是支持他們,而不是他們支持你,一般人的思考,總是單方面的,有誰會全方位思考呢?1508295492563.jpg  

  不要說詐騙,機關裏近來也緝獲不少有關毒品及私菸,這些不是只有逃稅,問題是危害社會的犯罪,為了自己的快速賺錢,害了別人也要去做,所以我在看犯罪的人心態,賣毒是最沒有良心的,殺人有時是為了報仇,但賣毒則是如同殺人般,殺的不只是吸毒這個人,連他全家人都一同拖下水,連身邊的人還有社會都跟著遭殃,我非常討厭吸毒的人,因為他們沒有自制力,容易被吸引去,但為了賣毒而去吸引別人,這種心態更是糟糕,但我工作上,總是遇到小咖的,那些大咖的要如何繩之以法呢?依我現在的工作現實是做不到的,要像無間道那種方式才能將躲在背後的人抓出來,沒有錯,你得要像壞人,才能知道壞人們在想些什麼,用白道的想法,永達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當發現問題時,已有很多人受害了,我相信,要做正義的那一方,要有使命感,有些當警察的人,每天都在混,遇到事不處理,真是愧對這份薪水,而我的工作是在一定的行政程序之下進行,法治國概念是依法行政,不能恣意,也不能怠惰,我雖沒有到那種賣心賣力的地步,但我會把我本分做好的。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天氣炎熱,總想有些雨水來降溫,人生那有什麼事都如意的,說不下雨就不下,說要下就下到淹水,每看到新聞說現在天氣變化,有全球暖化的情況,但在我感覺裏,這夏天的氣溫,從來就沒有涼過,小時候的經驗裏,一樣熱到不行,說什麼成災之類的話,在我經驗裏,小時候也常豪雨成災的,像我記憶裏,潮州家裏,好幾次都淹水淹到得把一樓的重要物品都搬到樓上去。當然熱的記憶裏,路上的柏油被太陽光加熱到融化變軟,害得我若沒有穿鞋子走上去,腳底會被燙傷的。IMG_20170629_165230_HDR.jpgIMG_20170629_165246_HDR.jpg

  現在住在高雄市裏,城市熱島效應,讓水泥建築的熱變得更為難受,但我還是認為熱是沒有變,那是感覺到熱,因為冷氣機的熱,加上建築物吸熱後的散熱,讓體感熱度增加,人是恒溫動物,不能讓身體太冷或太熱,得保持一定的平衡,我們的身體有很好的調節功能,排汗及排尿就是,可是現在的人大都不出門,身體反自然運行,冬天躲在房子裏取暖,夏天躲在房間裏吹冷氣,該讓身體感受到冷熱之時,不讓身體去適應自然的變化,身體那會好呢?也許站在生物演化的高點來看待人們現在的生活方式,對我們不是好事,現在的很多疾病,都應是過得太舒服造成的。IMG_20170712_171355_HDR.jpgIMG_20170712_171400_HDR.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在碼頭待久了,發現一件事,就是有狗沒有貓,這是環境造成的,以我家小橘來說,他喜歡安靜,總是會躲到寧靜的角落,家附近若有神明繞境,鼓聲及鞭炮聲來時,他必然消失不見,這是要在椅子下或是桌子底下去找,若房間門沒有關,棉被打開就是會發橘色毛怪在裏頭,這個環境裏,廣大的土地都被水泥柏油覆蓋住,反天太冷而夏天太熱,空氣品質監測說外頭不適合做戶外活動,而碼頭這兒呢?環境監測單位都不敢來,因為即使待在辦公室裏,一樣破表,車輛來來回回,像我每天待最久時間的這辦公室,因為在管制站旁,有二座地磅,貨櫃車進地磅若速度沒有控制好,整個辦公室像是地震似的,難怪家人常說有地震時,我還沒有感受到,那是因為我每天都習慣在地震的環境之中。IMG_20170424_174936_HDR.jpgIMG_20170424_174939_HDR.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有些事,好像就要我去做似的,到台北出公差,開什麼查緝會議,天啊!這種讓有些想表現的人,有心升大官的人去做就好了,要我去,不是要我去做簡報的就好,每到塔城街這兒,都讓我覺得很浪費時間,從高雄出發得早早出門,會議到了下午五點半,真累人的IMG_20170218_093919_HDR.jpg

  中午時在延平北路附近到處亂走,台北的街景真的跟高雄完全不同,我說過每次我一個人在台北走,年輕時的心情會再度回到心中,過去的感受,好像當年就像昨日,台灣其他城市裏,基隆台北是我最熟悉之處,其實真的需要有更多的時間,讓我再度沒事可做,只能到處走走就好,台北這熱鬧的街景,在人群裏,自己像是個陌生人一般,躲藏在裏頭,一點都不重要IMG_20170218_094731_HDR.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太久沒有去財訓所了,超過十幾年,上回去是去上有關行政法的所有規定,那是一個星期的課程,這回是為了上製作調查記錄而來,相隔了十幾年,因為小朋友這段時間年紀還小,我不想離開家去外頭住個幾天,只想留在家裏與家人們相處而已,其實我對有些在財訓所開的課程,像是有關國稅局的移轉訂價營業稅之類的,國境稅的東西我已是專家了,所以我從來不去上這有關我自己工作上的事,我還怕去當講師,怎麼可能去當學生呢?到現在為此,我坐了不少次高鐵,都是因為出差,機關出錢給我坐高鐵,不然我怎麼可能去坐呢?一趟北高也要花不少錢的20161229財部所兩日 (1).jpg20161229財部所兩日 (2).jpg20161229財部所兩日 (3).jpg20161229財部所兩日 (4).jpg20161229財部所兩日 (5).jpg

  兩日的課程,來上課的不是司法人員就是查核逃漏稅有專長的人,其實讀書誰都會,如何處理人與事,這種有時得靠自己臨場反應及經驗,大部分的公務員都以為把例行性的文書作業做好即可,以為這樣子就可以升遷當大官,不會溝通不懂社會事,不知去探究一件事的背後事理,其實查帳及如何讓逃漏稅的公司補稅,其過程像是柯南在探案似的,每一件事不是只有表面功夫,世間事太多事都是人們為了獲得自身利益,運用欺騙及造假的方式,混淆別人的查核,如同一場精密安排的犯罪事件,得要有腦袋才能在複雜的資訊之中找到脈絡,整理出關鍵證據,讓投機者知道,國家的運作,還是要盡些義務的,不是只有拿,而是要付出的20161229財部所兩日 (6).jpg20161229財部所兩日 (7).jpg20161229財部所兩日 (8).jpg20161229財部所兩日 (9).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工作上屬性是外勤,有一些考試當公務員的,總以為應是坐辦公桌直到退休,不明瞭現在的公務機關不再是以文書作業為主要,而是需要溝通及實地去做,一進到機關後,被分配到輪班單位,很多不習慣的,都再去考試去一般行政機關去,會讀書考試就是這麼任性,機關是屬財政部,過去外勤工作都是男生在做,聽說國稅局的女性員工比男生還要多,不得不去做外勤了,現在我機關裏,因為外勤的工作男性還夠用,所以還沒有這個問題,其實我一直在想,這個社會從來沒有把女生當作弱者,是女生自己把自己當作弱者的,為什麼在機場檢查行李輪夜班,機關裏的女生都沒有排斥,但到碼頭就會反彈,在碼頭工作的女生可不少的,農委會檢疫所的女生們還不都在太陽下工作,船公司的員工裏也不少女生的,用這種推論,我機關裏的女生們,應是被寵壞了。IMG_20160810_165702.jpg

  沒有錯,在碼頭工作是要在外頭跑來跑去的,但為了糊一口飯吃,大家都得忍耐,我母親不也在市場工作到老嗎?從沒有聽到她抱怨過,她只跟我說,要努力讀書,才能有很好的工作環境和更多的時間來陪伴家人,我可以告訴母親,我有聽你的話喔!過去在驗貨時,夏天好熱啊!衣服全溼是正常的,那是太陽下,若真進貨櫃內,更溼囉,進冷藏冷凍櫃,那更是三溫暖,我常告訴新進的驗貨同事說,要先查冷櫃再熱櫃,若為了涼爽先進熱櫃再冷櫃,貪圖涼爽,當天晚上就會頭痛,因為你受寒了,那是輕微的感冒現象,起因是在工作時的程序不對,像這種事,工作手冊不會寫,這得要資深帶資淺的做經驗傳承才能學得到,然而我發現也許時代不同了,年輕進來的,很多都讀書讀得很好,總以為書本或是工作規定能解決所有事,把規定掛在嘴上,殊不知規定也可以改的,只要不偏離法令的主軸就行,天下事沒有辦法用規定來完全規範的,所以一出現沒有規定的情況,就呆住了,真可悲,這就是精英份子的悲哀,因為從小都是考試第一名,沒有經歷社會上的混濁洗禮,出了社會又以管理職為先,自視甚高卻眼高手低,做不了事,一有壓力就呆,不然就推,但講起道理來卻頭頭是道,這麼會講怎麼不會做呢? IMG_20160810_165708.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好久沒有假日出勤,原本要求輪班的同事來,結果排班狀況不能配合,反正我這個人什麼工作都可以做,這種來看多國集併貨櫃作業的事,是種簡單相對於其他性質的事,算是輕鬆的,別人不能來,我就來了IMG_20160515_090855.jpg

  現在的我休慣了假日,不知道那個時候又會被調去輪班,也許再到機場時,上級長官們又會打我的主意,想把我調去檢查行李吧,那兒沒有幾個較資深的,太年輕會被旅客欺侮,我這種長像壞人的,的確會有對不守規矩的旅客起嚇阻作用的IMG_20160515_091211.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其實我並不喜歡來這兒,過去我來因公務來台北,待最久的一次是十年前到景美的財務人員訓練所受法務人員訓練,那是全財政部所屬的人員一同集合訓的,再來就是因為做事後稽核的工作,到處去查帳才有頻繁的出差,但我接的案子最遠到台中而已,還沒有到台北的大公司總部去找負責人做談話筆錄,若真要說到我機關的京師所在地,我印象裏有十五年了吧!當時好像為了一個邊境管制的協調會才去的,時間真的過得很快似的,人生的十年一下子就過了,歲月在不知不覺之中就過了20160530關務署出差 (1).jpg20160530關務署出差 (2).jpg20160530關務署出差 (3).jpg20160530關務署出差 (4).jpg

  這回是為了一個檢驗疫抽看樣系統的開發雛型,中央單位邀各通關單位的人來看看展示結果,有沒有新意見表示,因為這個是我每天業務會經手,所以要找人出公差時,機關首長第一個就想到我,其實我這種地方官吏,才不會想到這兒來的,怪彆扭的,雖然在總署上班的人位為高司單位,但做的工作不會有通關線上有即時性,這兒有種清悠的氣氛,我不是個高職等大官,來這兒虛應一下吧,現在因為小朋友們都還在讀書,到台北來受長訓的班次我都不考慮,這回是因為才一天,坐坐高鐵也算是快,只是現在天氣熱,在外奔波也是難受,既來之則安之,一大早坐第一次從前鎮高中站出發的捷運到左營接上一只停台中的高鐵,很快就到台北,因為很久沒有在台北市混,要從台北車站走到塔城街去,不敢走車站地下街,要走平面道路才能看得清楚方向20160530關務署出差 (5).jpg20160530關務署出差 (6).jpg20160530關務署出差 (7).jpg

peter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